美国的米其林怎么省钱?

归根结底还是食物评价体系不一样 举个例子 我在读Fuschia Dunlop 的书 里面就讲

我们对食物的口感要求非常高 想想我们的语言里面对是食物口感的词汇太多了在英文是很难找到对应的词汇的

西方人吃饭很少会纯为了口感而食用某种食材

所以到头来还是文化越接近 饮食越相通 比如日韩菜的米其林明显更好吃

不仅仅是如此,我们亚洲口味特别喜欢的爽脆口感,比如脆骨,海蜇,猪脸,都是generally他们深恶痛绝的,这个现象我一直觉得特别有意思,还没明白是怎么产生。

btw 像我这样的从小杂食的,似乎对“西方人”喜欢的菜接受程度相对来说比较高,提高嘴巴接受度估计还是要从娃娃抓起。。。

这些食物都太exotic 又理解不到脆的好 肯定觉得没意思 不过美国人也就是在食品工业化后才开始不吃怪怪的东西比如带头的鱼

Fanny’s last dinner 讲的波士顿20世纪初的菜单里面有各种内脏

这是一个acquired taste 我刚来美国是不吃cheese 不吃raw meat

后来才能慢慢里面它们的美妙之处 到头来还是have an open mind

说到这我朋友是EEG tech 那天收了一个克雅病人 号称是avid food eater

哈哈 这是没错了
blue cheese is my chocolate

but still 觉得有意思的点是 脆是口感 都是不是flavor向的 how come statistically it could be regarded as annoying for them…
我真是闲得慌 好奇各种有的没的

Anything foreign takes time to understand
这边的有的中国人不吃medium rare 觉得cheese 臭 和外国人觉得脆怪怪的 是一个意思我觉得

对 我第一次觉得cheese 好吃就是blue cheese with candied walnuts

其实我对西餐接受程度相当高。平时在家,除了下馄饨,煎包子,几乎不做中餐。基本就是意大利餐墨西哥餐或者general西餐换着做。Cheese被我当零食吃。但是。。。美国人的味蕾,是真的不够敏感,甜的甜死,腻的腻死。比如,一大块纯油一样的鹅肝端上来,期待你吃掉。。。中国的鹅肝就不这样腻,还特便宜。加拿大高端餐馆也只是把鹅肝当点缀而已。美国人是真的糙。怀疑他们Anglo-Saxon人基因缺陷导致味蕾数量少,因为我也在英国德国吃过不少,基本觉得他们吃的不是太咸就是太甜。

我当时提前了10天左右,不过不知道现在人多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