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HIV的争论


强生的疫苗早就在实验了,我对中国的疫苗有期待有什么问题吗?你真的做过这方面的工作吗?

还是说你是因为不愿意承认你多年前工作的失败,选择性看不见现在性少数群体在中国的困境?

1赞

我顶多就一学校的志愿者,我但凡帮助了一个人知道要采取安全措施我就成功了,我不可能因为没帮到你或者没帮到每个人就说我自己工作失败。
困境不困境的你又扯远了,到底能不能回到主题,高校男同的hiv风险相对更大?毕竟这个才是原题,认同这个就足够了。
至于你觉得是中国政府,懂王,还是老天爷的错其实都没关系,没必要互相说服的。

你这个我特别赞同,我就是度假度闲了,国内少数群体的感受和利益跟我走什么关系?需要我跟这维护吗?我都已经跑了,他们受到了歧视和铁拳骂的又不是我。

别人说中国政府有问题的时候,你们比谁都敏感,
换位思考一下,当你们抨击同性恋相关问题的时候,你们考虑过他们的感受吗?

我确实是颗美利坚大韭菜,一年交他妈那么多税还得干看着别人拿救助金。

哥,求别再戴帽子了 :joy:你都臆症了,这个楼里面谁抨击同性恋了?你到底能不能拿出证据?
再强调一下目前这个帖子没有任何人抨击同性恋,没有任何人怪HIV到同性恋头上,求你不要戴帽子!下次戴帽子请拿出证据!
非要说谁抨击了那只有你自己,你说的芝麻人的时候,有没有考虑里面就有一部分LGBT群体。
再说一个到底高校男同HIV感染率的问题,你一会儿度假一会儿交税到底在说啥?炫富的话直接晒账户余额或者1099不就好了?
我真的求求了,讨论问题不能好好讨论,炫富又不能好好炫。

再说明明是你自己敏感啊,明明一开始都是用数据说话的压根没人提中国政府,直到你转移话题到中国性教育和中国同性恋不是人

我看得见,问题是我也看得见你原帖下一句在说什么。

我只是在陈述一个客观存在的现象,并没有归因为男同有罪。你的理解能力有问题而已。我以上指出的男同AIDS的病率更高的说法,还有可能原因,都是引自CDC的链接。你怎么不去喷CDC?这些原因恰恰指出了问题所在,即问题即不在男同,也不在中国,而在于不安全的性行为。

这属于共同归因所造成的相关性。是“相关非因果”的一种。

哦哦哦,来了,你们你们你们。我楼上说啥来着。只要是反对你的人,都可以被你归成一类。“你们”

是啊是啊,我说美国也存在问题,是希望中国的多一点?你是爱国者,我是舔美分
不过啊,按照同样的逻辑,我和CDC都是持同样观点,希望能减少不安全性行为。而你才是只关心名义上的性平权,却对性少数群体的安全置之不理的人。

你想要推动立法承认同性婚姻你可以直说。我何曾反对过这一点?美国做到了,欧洲做到了,中国没有做到。所以这是中国做的不好的点。
和政府宣传不足不无关系。虽然我认为更主要的因素是社会文化。但社会文化究根竭底,还是教育和宣传所影响。所以这确实是中国或中国政府的问题。

但是,我再说一遍:

  1. 男同的艾滋发病率更高是世界各国都有的问题。除非你有数据说明中国比其他国家的问题显著地更严重,否则我认为中国不是主要原因
  2. 我从来都没有把问题归因于,也从来没有说过“男同有罪”。是数据显示了一个相关性
  3. 相关非因果。我之前就已经指出,不安全性行为和医疗保险才是问题。你如果无法理解这个问题,那我可以换一个例子:

“女性妇科病发病率显著高于男性” —这是客观事实
“原因是女性有相关器官”—这是上述现象的原因
“我们应该致力于预防和治疗妇科病,才能保护女性权益”— 这是正确的结论

但我没有说:
“妇科病的病因是女人” —这就叫把相关当因果
更没有说:
“女人有罪”—客观现象和道德(有罪)没有任何关系
更没有说:
“妇科病的病因是中国性教育缺失/中国性教育没有问题”—这甚至不构成相关性。无论这个结论是否正确,是否符合现实,前述的现象无法证明或证伪这一点。想要证明这一点,你需要的论据是“中国妇科病发病率显著高于其他国家”(假设真有这样的数据)。

“天是蓝的,所以我需要交税。”两者都是符合现实的,但两者之间没有逻辑联系,更不构成因果关系。错的是这个逻辑,无论结论是否符合实际,这个逻辑都是无效的

现在,请自行把本帖讨论涉及的名词套入上述模板中去。

4赞

+1,压根不关心这个群体的的健康和安全。只关心能不能再找个刁钻角度骂上一句。

tm我还得在论坛上给人科普逻辑学&critical thinking……

我不想跟你吵了,你的逻辑我已经了解了。但是你没有明白我的点。

这也是世界各国政府都需要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解决的问题

我也没有说你们给男同定罪,我表达的是你们没有考虑到这个群体的感受。

各国政府负有科普教育和其他相关责任

不讲逻辑的是你,看不懂人话的也是你,很明显,我这里的"你们"指的就是和我正在讨论的观点对立的人啊,有什么问题吗?你们这个词有那么大争议?

这是你需要的文章


又来了又来了 :joy:这几句话真的不矛盾吗 :thinking:

对了你这种不负责任的说法甚嚣尘上就是男同hiv感染率高原因之一。因为异性性行为风险没那么大,阴道设计就是适合这个,弹性更大润滑更多,性行为感染率不高。
肛门不是,楼上有人说了容易磨损,也很难润滑,所以肛交容易有或大或小可能你自己都没法察觉的伤口,所以病毒能通过精液到血液传播,不带套风险增加了不知道多少。
大懂兄弟不关心你这个说法也可见他只想骂政府,但是压根不关心lgbt,也不care他们谁得不得hiv,我替lgbt被这种人“维护”难过一秒钟 :roll_eyes:

我说的就是insertive penial vaginal sex

蛮有意思的,这个帖子的争论其实很有代表性,很能体现“因果关系”应用到伦理/政治世界的的复杂维度。因果关系既有(1)经验/认识论维度(经验归因):因果关系是否能够以及如何能够进行经验识别,这里的主要争论点会是具体原因的选择、因果关系有无经验证据、因果关系面对替代性解释的稳健性、稳健的统计规则性(regularity)是否能够推导出因果关系等等;(2)规范/伦理学维度(伦理归因):当因果关系涉及个人及相关行动者时,由谁为具有伦理/法律意涵的后果承担伦理/法律“责任”。楼里很多争论其实是在两个维度之间反复跳跃,日常私人及公共生活中其实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