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美国转战加拿大的问题,ICT, EE相关,希望大家能帮忙出出主意

背景:
Po目前STEM OPT,今年7月中到期,最后一次抽签机会。在一家传统corprorate 工作,目前full time工作2.5年(OPT时实习/志愿者 过几个月)。 公司在加拿大有分公司。 目前有以下问题希望大家帮忙看看。

关于ICT:

  1. 我知道大概每个公司政策不一样,但是一般来说transfer去加拿大是去一个那边的新职位,还是人在加拿大remote给自己原来的组工作啊?因为我看ICT貌似需要有一个加拿大office的offer。我领导口头答应过可以transfer去加拿大,但他不确定具体该怎么操作。因为我们公司不同地区的人对数据access不一样,如果去了加拿大变成加拿大员工,不知道还能不能access美国的数据继续做自己现在的职位。想问问大家有过ICT经历的,是加拿大换了职位还是给原来的组工作?(如果我需要去公司内部找HR咨询这方面问题,大家说我是找美国HR呢还是加拿大的HR呢?)

如果是需要加拿大那边有空职位的话那我感觉我ICT的可能性就不大了,因为那边opening很少。。

  1. 处理时间问题,领导一直说等抽签结果出了在讨论加拿大的事,想问问现在的处理时间,3个月是不是根本来不及啊。

关于EE:
看了论坛里大家的讨论,感觉现在考虑EE是救不了急了,很多人去年捞的现在还没处理完呢。不过我还是报了下个月的思培先考了入池再说吧。。目前考虑的问题是如果没抽到签,ICT又不可行,那是不是最好想办法CPT把fulltime工作时间攒够3年,为以后被捞做准备呢?

省提名我没有太具体研究过,但是感觉都是需要去加拿大再读个硕士的。。

大家觉得我现在这情况是不是想转战加拿大困难比较大,哈哈
谢谢大家了。

我没具体研究过细节;但是我唯一知道的一件事情就是你赶紧把语言考试先整了,这个是完全在你自己掌握当中的事情。
一直觉得加拿大身份应该在OPT一开始就谋划起来(如果有念头留在北美的话)



这两个帖子你先认真挖一遍

1赞

我知道大概每个公司政策不一样,但是一般来说transfer去加拿大是去一个那边的新职位,还是人在加拿大remote给自己原来的组工作啊?因为我看ICT貌似需要有一个加拿大office的offer。我领导口头答应过可以transfer去加拿大,但他不确定具体该怎么操作。因为我们公司不同地区的人对数据access不一样,如果去了加拿大变成加拿大员工,不知道还能不能access美国的数据继续做自己现在的职位。想问问大家有过ICT经历的,是加拿大换了职位还是给原来的组工作?(如果我需要去公司内部找HR咨询这方面问题,大家说我是找美国HR呢还是加拿大的HR呢?)

我三月开始就要开始跟公司提这个了2333 几年前还没有枫叶卡的时候曾经尝试过一次,但是好像当时associated cost蛮高(公司在加拿大有office但是我们组并没有),最后走了CPT的路。这次如果组里没法做的话我就会直接辞了。我自己的老板大老板都肯定是支持,但是公司Mobility相关政策还没有接触过。

谢谢,我也知道自己考的晚了,之前一直觉得自己工作年数太短考了也没用,失策了,还是应该早点考了入池再说的。

谢谢 自己的组在加拿大没有也是我担心的地方。。associated cost为啥会高呢,去那边肯定会减薪吧应该给公司省钱了啊,而且我是一直wfh工作的,remote也不会影响工作。。

不太清楚具体的公司角度。比如为了你需要设置一个organizational structure,还有taxation角度什么的。。。

EE快点入池吧,如果能短期内入境的话,就走CEC,按照现在这个捞法只要干满一年肯定秒中

如果不能入境就FSW,FSW现在堆积的人挺多的,之前数据是池子里15万人,捞了CEC3万还有12万基本上都是FSW。不过我觉得加拿大主要顾虑是FSW要带病毒进来,而CEC在境内不存在这个问题,如果疫情稳定了我觉得FSW也会放开来捞的,所以早入池才是王道。。。

谢谢 我报了3月初的思培 考完就马上入池,为以后做准备了

WES也同步做了 入池需要语言+WES

败人品做法:面试多家公司,拿多个offer,多份H1B抽签(合法),哪家抽中去哪家

其实越来越觉得拿H1B没意义了,H1B就算抽到了, 一,不能解决配偶的工作问题,二,天天提心吊胆,被雷了就得立马滚蛋,不能做任何长期决定,三,要排绿卡的话又得再耗好多年头。
感觉在美国实在是太难了。

2赞

这个就看你有多想要绿卡了。

我也是H1B过来的,H1B的压力是肯定的。妈的,为了个绿卡,当初跳槽不能跳,跟人争也不敢拍桌子,明明有很好的机会也不得不放弃,在原公司等绿卡下来。牺牲肯定是有的。安全感受到威胁的时候,再累也得保持每天刷题,保证可以随时有能力面试,在60天内能入职新公司。

人真是容易健忘啊,那些煎熬的日子才过去了多久。去年疫情开始后,业内谣传科技行业可能大裁员,你可以分明感受到公司H1B holder的紧张和憔悴。真的不容易。大厂还算好了,我可以想象非大厂H1B那段时间内心应该是很煎熬吧。

但是不搏一把枉少年啊。最坏的结果不就是最终回国嘛,那在美国工作几年体验一下也是有意义的。所以想想也没啥。最难受的就是绿卡排着快到的那段时间患得患失的

其实我想去加拿大最大的原因是女友工签问题,如果能走ICT去加拿大的话,女友可以拿一个open work permit。现在我在美国就算今年抽到,配偶工签也是没着落。女友之前抽到H1B后因为疫情被雷了,今年也没找到能抽签的机会,就很难。如果我今年抽到H1B紧接着排绿卡,那也得好几年才能弄到H4 ead吧,真的太难了。

弱弱的问下h1b被雷了是啥意思

抽到后被layoff

那也是抽到了啊,下次还要再抽一次?

抽到之后被雷雇主没继续进行了,就作废了

等绿卡还是要去利润高盈利渠道稳定的公司(譬如微软

哦哦 感谢!祝一切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