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真的存在无辜的人么?

之前我以为存在,现在觉得并不存在。
实际上对一个社会对恶的容忍和无视,本身就代表了一种默认和支持。
所以香港暴乱,那些所谓的普通民众就无辜么?
台湾闹独立,那些所谓的“中华民国”派就真的良善么?
本质上,面对恶,自己不反对,本身就是默认的支持。

那罪犯的孩子一出生就是有罪的了

理想的民主社会确实是这样的,权力与义务对等,每个人都有义务对自己认为不正确的事务发声,才不至于被这些事反噬。
但现实世界么…大部分人还忙着为自己的温饱努力,没有能力去管这些;中产阶级稍好一点,但大多数也只是停留在网上发发牢骚。即使是欧美这样的developed society,照样有大把人要逃避自己的civic duty。这属于政治学中长期被探讨的一个课题,如何有效提升civic engagement

3赞

这种问题,要是没有清楚说明无辜的定义,那是无法好好讨论的。

且不说纵容是否为恶,在楼主的两个例子里,纵容者本身也是stake holder,即便不出于所谓的善恶观,他们本身就是基于自身利益选择的支持/纵容/反对。

而且无论善恶,团结才是力量。你看像扫除四人帮,或者Capitol Hill被占后的清算trump,不都是抓些典型,剩下的教育教育就过去了嘛。

1赞

没有,zszs

没有权利就没有义务。你的权利被让渡的越多,你就越有理由视而不见。

这个问题就是没有定义的话,就真的没办法好好讨论。不过本来人人心里就各有各的定义和标准,于是就…

可能具体定义很困难,但是一个例子吧。
比如台湾的国民党,甚至是“统派”,现在被民进党按到地上恨操,他们自己觉得自己很“无辜”,但是在我看来,国民党执政期间对独派的妥协,在关键问题上的退让,才是造就他们现在局面的根本原因。

一样的道理,最近的风向,tg对台湾越来越不耐烦,应该也是意识到之前收买人心道路的错误。
你和普通台湾人谈起来,他们就和你打马虎眼说他们不关心这些,随口就给你来一个”武汉肺炎“。
在我看来,普通的台湾民众甚至是统派都不是”无辜“的。最后的摊牌时刻,每个人都要付出代价。

1赞

怎么定义恶?

我觉得可以把最后会导致自身灭亡的现在的行为定义为恶。

感觉这个定义不够well-defined吧。对于一个人而言,什么叫“自身”呢?

感觉你来错了地方:joy:

不好意思,数学系的习惯了…

即便从社会学的角度出发,一个人可以属于多个社会实体,而这些社会实体的利益经常会相互冲突。那这种情况下什么是恶呢?

如果对恶都没有一个well defined的定义,又何从讨论是否有无辜的人?

我今天就是要来抬杠 :poop:
为什么有人(没有针对op的意思, dont take it personal)会觉得自己qualified to judge people。善恶只有相对,怎么可能有绝对。程序正义的基本理念也是,我们不可能知道绝对的真相,也不能达到绝对的正义。
人作出选择(如果op把沉默也当作是主观选择的话)是从自己的道德和利益出发的,可以不向善,但是大多数人最起码没有主动作恶。大多数人未必有能力和胆量去反抗暴政,出于自身利益未必能主动挑战systemic discrimination。以圣人的标准来要求每一个人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左右人都变成恶魔。未经人苦莫劝人善啊朋友。而且另外一方面,政治,是真的会死人的,直接或间接。绝大多数政治议题,是不会有所有人都胜利的结果的。

4赞

你看我分类 我就是单纯的在讨论政治问题。政治上是绝对会有善恶胜负的,所谓盖棺定论。即使政治解决不了善恶分类,战争也是绝对可以的。二战之后法西斯还有人敢说是善的嘛?
我就是针对的港台问题。

你这种定义跟道德意义上的善恶无辜没有任何关系。
同时,人总是要死的,组织总是会消亡的,政权也不会千秋万世。用你这种说法,每个人或组织不是正在作恶,就是正在赶往作恶的路上。

政治哪来的善恶?政治只有屁股。屁股无关的东西才能讲善恶。

3赞

也不能这样说,政治行为也有些公认的善恶分野。
如纳粹屠杀犹太人,很少人会认为这种种族灭绝不属于政治上的恶。

希特勒的那个时代种族主义是真科学。比起政治上的善恶,这其实更是人类发现了新的自然规律,所以改正了以往的错误做法,就跟西门豹那篇课文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