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麻大坐实了

知乎上也有关于俄勒冈的问题。我记得国内10g xx因都是没有刑事责任,贩or收留他人才是直接刑事责任。当然国内可以强制戒毒etc,这个另说

我真的没有在回复你,谢谢。

2赞

哈哈哈哈哈哈
这楼真的挺好玩的 赞一个

我这两天正好在玩狙击精英。选狙击目标的时候需要先开望远镜扫一圈视野范围内有没有敌人标出来。我感觉我被一个开着望远镜的狙击手标记了之后莫名在脚上被狙了一枪。

其实我也无意扣一些细节。大麻什么的都是小事,虽然我不赞成,但是也不是很在乎。但是毒品可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近看墨西哥的现状,远看鸦片战争。

成年人倒好说,做什么都是他自己的事。我担心的是世界观尚未形成的未成年人们,在成长过程中,就接受到了“毒品是可以接受的”这种概念。他们长大之后未来的人吸食毒品的比例会不会上升?他们之中有很多本可以不必沾染这个的。

政客们满足的只是当前的一些矛盾与利益。但是多年后当他们拍拍屁股走人之后,哪还管洪水滔天。

1赞

我个人认为在论坛中的回复都是对大众开放评论&回复的,不用谢

国内著名大内宣网站观察者网旗下的《睡前消息》前一段做过一期关于俄勒冈去罪化的讨论,我觉得可以看看(这也是我看的唯一一个观察者网的栏目了。。。)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m54y1z7Sa

1赞

怂赞第一条。

这个问题很复杂,有的是哲学层面上的。就青少年来说,我觉得公开化,去罪化可能并不会导致青少年尝试率激增。就像吸烟,大家都知道小孩子是不可以吸烟的,但是这并没有阻止一些孩子偷偷吸。喝酒也类似,在美国饮酒的年龄限制执行的很严,有人说这是美国21岁以下binge drinking问题严重的一个因素。性教育也是一个类似的话题,该不该及早实施性教育。青少年很容易有逆反心理。另外我觉得大麻和其他硬性毒品还是有区别的,北美再激进的国家,也不会轻易放松对其他毒品的管理的,这跟欧洲不同。话说,墨西哥因为美国多州改变大麻状态早就转型了,现在没人往美国运大麻。

没什么奇怪的啊,中国早就是了
吸毒犯法,但不是刑法,不犯罪。行政拘留&强制戒毒
贩毒有罪,这才是犯罪

我觉得呢,大部分毒品成瘾的人,都是本来就活得很惨的了。就算本来不惨也被毒品搞惨了。去惩罚一个苦命人,又有什么意义呢?反而会让吸毒者和贩毒者联合起来,加大执法难度。
行政拘留&强制戒毒&解决社会问题,才是治理毒品问题的治本。

不要以为入刑就能禁止。法律的目标首先是引导人向善,其次才是威慑。

4赞

你这就是在混淆非罪化和合法化了
偷钱数量不大的都不入罪,这就代表偷钱是对的?
是不是所有违法行为都直接入罪直接枪毙,社会就完美了呢?

入罪一方面是惩戒威慑,另一方面是以此把犯罪者与社会隔离。
对吸毒者的社会隔离不仅不会帮助戒毒,还会增加复吸率。

3赞

那你说说为什么要有追诉时效?

现实世界里,警力是有限的。增加警力又会涉及其他社会资源。事实上就是需要考虑经济的因素。

而且很多案子抓了也无助于解决问题。吸毒的原因是上瘾。就算抓到就枪毙,他也还是会吸,因为不吸他现在立刻会死(至少他这么觉得)。这是理性和道德所无法控制的。

要不你出钱?那我没意见。

3赞

滑坡谬误典型范例。

可没有人这么说。还是请别拿另外一种极端来说事。

根据social defense theory,罪责是用来阻止影响正常社会秩序的一种手段。毒瘾者确实很惨,但是毒品的去罪化损害的是非毒瘾者的权益与well-being。真正的受益者是毒贩,代价是那些在吸毒边缘的世界观未形成的人。

虽然如今北美社会毒品问题已经很严重,过分追求perfect good不如面对现实与毒品的存在妥协共生来的实在,来的经济。但是,这并不代表这就是正确的事。向现实低头确实可能是暂时明智的选择。但是作为一个社会,我们还是应该有一定的坚守与原则。

我只是在举例说明为什么成本在现实执法中是需要考虑到因素而已

该抓的是贩毒的人。贩毒的教唆吸毒的抓到枪毙我都没意见。
吸毒的人大部分并不是故意染上毒瘾。
如果有人往你饭里下药,你吃完上瘾了,这是谁的错?你觉得这种情况下应该有罪吗?去医院寻求戒毒,那不行,举报犯罪人人有责。
我认为吸毒的人是受害者。吸毒有罪是在受害者谴责。我认为对于吸毒者,最好的引导就是社会支持&强制戒毒。

我从来没有赞成过和毒品共生。我在说的是倒底是谁的错?

从效率来说,抓一个吸毒者只能救一个,还有很大概率复吸。抓一个贩毒者能救一群。

1赞

这点不敢赞同。虽说不一定是主观上的故意,但是也绝对是他们自己的decisions与consequences。除非被强迫或者完全100%不知情的情况下吸毒。

强制戒毒在北美没有市场。尤其在去罪化之后。

我对此不了解,不过如今的毒瘾者,有多少是通过这种方式上瘾的?这个例子太极端了。我觉得大多数都是年轻的时候接触了一些轻毒品,不以为然,一点一点吸食重毒品的。正确的方法不应该是从小就大范围的宣传、教育,让年轻人警示、惧怕毒品吗?

现在搞这些去罪化(将来可能还有合法化),向这些未成年人传达的是怎样的一种信息?当有一天他们面对毒品的时候,他们会是以一种畏惧的心态去看待,还是以轻蔑、不以为然的心态逐步接近?我们都知道毒瘾者很痛苦,那为什么还要更多的人减少对毒品的恐惧?

你这也是滑坡谬误。

不是所有的decision都是理性而明智的。投资者被中介骗了,是怪他自己不懂,还是怪中介骗人?
贩毒者,教唆者,为了一己私利,去引诱去鼓动他人吸毒,功不可没啊。

那烟,酒,色情,赌博,一切可能使人上瘾的东西,是不是轻毒品呢?软毒品和硬毒品之间确实应该有条线。错的鼓动教唆他人升级到硬毒品的人。

as i said,恐惧不应该是法律精神的一部分。法律最首先的任务是引导人向善,而不是铲奸除恶打击犯罪。只要贩毒者不治理,毒品问题就不能从源头上解决。而加罪于吸毒者不仅无法挽救他们,还会给打击贩毒增加困难。

除非烟草和酒精也被入罪,否则我完全支持所有软毒品的除罪化和合法化。

即便有一天海洛因不要钱,所有人都可以随便用,大多数人也是不会碰的,因为他们为了吸毒所付出的机会成本远大于毒品带来的欣悦。所以问题是,有些人无法在毒品以外的场合获得正面的价值认同,才会转而投向药品带来的一时的快感,这不是毒品的问题。

污名化和严刑峻法并不能解决任何一个问题;一个走投无路的人,做任何事的机会成本都是很低的。为吸毒者提供积极的医疗卫生和社会支持,包括提供干净的注射器、免费的低剂量毒品、就业机会,带来的正面效果大于消极的监禁和强制戒毒。

4赞

我支持非罪化但不支持合法化
戒毒是不能靠个人主观意愿的。强制戒毒在很多时候是无法取代的方法。合法化会让强制戒毒失去法理基础。

提供低剂量毒品,除非是戒毒程序的一部分,我也无法赞同。毒瘾会逐渐增强,提供低剂量毒品而不要求戒毒,只会导致低成瘾的人变成重度成瘾。

如果某些人主动戒毒效果良好的话不强制也行。这会帮助他们回归社会。但是提供低剂量毒品那是指标不治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