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麻大坐实了

我以前听别人管加拿大叫加麻大还不开心,这下子温哥华要将毒品去罪化了。市议员一致同意这个提案。唉。

需要注意一下 decriminalization 去罪化 vs legalization 合法化 是两个相当不一样的概念…

6赞

好的我把相关字样改了

我是赞同去罪化的,甚至谨慎赞同合法化。一个重度成瘾的人在医学上相当于一种精神疾病,与其他的精神疾病类似,我们没有cure,只能manage。去罪化,合法化可以减少疾病传播率和衍生犯罪率。

我不敢苟同。这分明是政客为了选票和利益草菅人命。

我感觉问题没这么简单吧,如果只是为了选票的话,有没有人可以提供一下addicted people的投票率有多少呢?我浅薄地以为这些人可能不太会去投票吧。

另外去犯罪化和鼓励吸毒之间有没有直接的关系呢?美国已经不少州开始大麻合法化了 这些州有犯罪率上升吗还是?

更何况去打击小额度的毒品犯罪也是要花纳税人钱的,这些钱是不是花在这些事情上更有效率也值得商榷?

1赞

如果生产和提供毒品无利(无巨利)可图,那么被诱导陷害使用毒品的人会大大减少,因为不需要发展客源。如果公开化,那么政府公宣毒品危害就会更加有力度,西方这几十年来宣传吸烟的危害而减少的烟民数量非常大,人均寿命的提高有很大一部分是吸烟者戒烟贡献的。

管不住、执法成本大于执法收益,不是不管的借口。

2赞

这是你个人的看法,不代表大多数人的看法。温哥华议员全票通过,说明大部分人的看法跟你不同。我们所有的法律,所有的行为都是为了我们(大多数)过得更好,道德体系也是这个目的。不是为了某个抽象的理念/信念。

1赞

就算像你说的政客为了选票,但是市议员全部都赞同,那么说明从获得选票角度,议员们都认为这条法案代表大多数选民的民意。既然是大多数选民的民意,那么议员们这么决定,我只看到他们履行职责。

1赞

①这时候不提懒政一刀切了?
②议员全票=大部分人?
③明显是给日益增加的社会压力找出口也能洗成这样,服气了

2赞

想改变可以去从政当议员呼吁啥的啊,又不是走国,人大代表选举都走过场;又不是丑国,华人“二等公民”(当然还是比走国四等公民强多了)。当然,要说少量毒品去罪化,也就是向没老板的波特兰学了学,果然缺乏创新 :rofl:
我作为一个成天“你国”“走国”“赵国”挂在嘴边的反贼,就不觉得加拿大被说成加麻大咋样,不能双标不是。不能只让我恶心小粉红不让小粉红恶心我啊~

3赞

俄勒冈州也去罪化了。持有毒品不犯法。
问题来了,一个人带了毒品去卖,被抓了就说是自用。不被抓就正常出售。合法贩毒啊!

你觉得在人类历史上哪个时候,生产和提供毒品无利可图/无巨利可图?你的观点的基础就是错的,后面说到天也站不住脚。
任何一个上过高中的中国人都不会忘记150年前毒品合法化的后果吧。

4赞

有量的规定的,其实各国法律在这点上是通的,无非就是量定的有多高。国内这个量定的可比俄勒冈高多了。

所以我后来补了个无巨利,还有就是国家盈利和私人盈利的区别,看看烟草公司就能体会一二。现在技术发展,越来越多的毒品可以在实验室人工合成,成本大大降低。如果哪一天变成官方渠道,我觉得可能会省下无数良田和人力。

我说的无利可图已经包括了无巨利
你想150年前,从英国,印度不远万里运到中国的鸦片,成本够高了吧,一样能打平贸易逆差。你根本不可能提高成本,再提高你也不可能把成本提高到比150年前还高吧?你说的这个前提,就像有人说只要把地球用不上的地方铺满太阳能电池板,人类就能不愁能源问题了一样,理论可行实际根本做不到。

还有一点你搞错了,经济学最基本的原理就是成本越低,销量越大。你前面意思是提高成本降低销量,现在说合成毒品可以降低成本,那就不是控制毒品了,那就是“我们要确保每一个3岁的孩子能用上毒品”。你觉得你能逃得掉?

2赞

①论双标,这个帖子下目前我只看到一个双标999,觉得五个一是懒政同时疯狂洗地这个去犯罪化
②“想xxx就去xxx”就是不负责任的说法,实际上能有心有力有时间能做到的有几个?
③没必要捧一踩一,而且说直白点,所谓的选举和选举人在有所谓“政治献金”的前提下,不也是为利益集团(而不是大多数人)提想法提改变吗?选前的声明可能哄骗选民,选后能具体实施的谁会去统计?

4赞

其他的我也就不辩了,我觉得辩了也说服不了对方。就烟土这个,你有兴趣可以去看看什么时候鸦片就当地化了,根本无需不远万里。

那我们就纠结细节好了。在烟土本土化生产前,英国是不是靠出口鸦片就抹平了贸易逆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