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合法化了?

3赞

AA从来都合法;最高法院之前说的是不允许明确的配额,但是没说不允许搞均衡-换句话说最高法院允许黑箱操作给黑人放水。

2赞

你读一读内容就知道了。WSJ这么保守的媒体,写的文章里是掩饰不住的开心啊。这个案子闹了这么久,每一级法院都是捣糨糊,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说AA违宪。巡回法庭这么判,就是把烫手山芋扔给了最高法院,然后最高法院现在有6个保守派法官。。。Trump这么牛,连着任命了三个保守派大法官。现在考验他们的时候到了,倒要看看这帮人是接着捣糨糊,还是摆明自己的保守立场判定AA违宪。如果结果是这仨人接着捣糨糊,那当年支持Trump的人恐怕要失望了吧。

AA这个事情也很好玩。支持AA是政治正确,反对AA的人都不敢大声说话。但真要全民投票,加州这么左,最近的AA提案prop 16反对票是57%。

2赞

“嘴上不支持AA是没有道德感,票上支持AA那是脑子有问题”

1赞

那我再说句你不爱听的话。AA这个事情是大势所趋民心所向,现在过不去是因为老顽固反革命太多,等到这帮人死的差不多了,革命群众就占领了选民多数,AA是必然要通过的。

这就看是老顽固死得快,还是革命群众转化成老顽固的快了。没啥爱不爱听,你觉得AA是大势所趋我也相信;只是现在叫的欢的,有多少中产在有了自己的稳定事业和家庭之后还能那么的“进步”?而且AA是不是灵丹妙药解决当下社会的顽疾?
AA就是一帖止痛药,看似有用罢了。

2赞

我的第一感觉吧,还是革命群众增长的比较快。这里面有移民的原因,不管是合法的还是非法的,但主要还是因为教育的原因。为什么教育界文化届总是左派大本营?一百年前这样,现在还这样?

当然有革命群众被糖衣炮弹击中,成为了工贼右派反革命。但也有我这样的嘛,在加州接受了革命群众二十年的教育,逐渐能接受革命群众的观点了,虽然还没有上街闹革命。

当然了,最近几年我每年都在给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捐钱,就是这次打官司的组织。我很想看看这个官司打到最高法院后,号称保守派的几个大法官们敢不敢摆明自己的反革命立场,宣布AA非法。

歪个楼,WSJ 这个最多就是有一丢丢右倾,怎么都能成“这么保守的媒体”了… 是不是自己的定位有点太左了 :sweat_smile:

我是这样看的:
1.你能给Ed Blum捐钱,说明你还是内心反对AA的;或者说你自己的立场/价值观是不苟同AA的;
2.加州呆久了,周围的革命群众多,慢慢耳濡目染,能够讲得出AA的所以然来,能够一部分的理解为什么要AA;
3.你同意这个社会存在不公,但是未必AA是你觉得“对”的一条路,但是因为现在AA人多势众,或许你会觉得AA也可能是条可选(or备选)的道路。大多数华人buy的应该还是深入、彻底的教育改革,和加强教育资源的投放(不只是钱);
4.至于招聘、公共合同发包,这种东西就是拿来拉偏架的;天花板这个东西,我以为只能是一代一代人自己凭实力去争取,呆的久了,自然就会有人升上去;这个东西不是靠AA就能A出来的。

我觉得AA也不是不行,但是要用什么来A,这是需要讨论的。肤色肯定是不能接受的。我只能接受那些不能轻易识别出来的feature。

1赞

不能轻易识别出来的例子?
我的看法是AA只能是一条给底层人民往中产阶级爬的额外一条梯子,而中层往上就取决于自身的能力了——所以我是觉得在加州来讲,社区大学和加州州大(CSU系统)你搞搞AA我觉得问题不大,毕竟这些学校出来也能给你一份还算稳定能吃得饱饭的工作——我理解人为调控的social mobility只应该到这种程度。
其实美国讨论的这些问题,简化版就是国内的农民工权益保障以及农民工子女读书问题。美国因为这层皮更复杂了&更顽固罢了。

2赞

譬如可以证明因为客观环境条件导致他应试能力下降,就可以网开一面。

我是阶级仔老左派,按阶级社会经济地位AA我没意见。种族主义是摆在那里的,但按肤色划分入学的做法争议确实很大。

另外一个,要搞AA应该早搞大搞,学前教育幼儿园就搞。孩子的起点公平这点能接受的人还算多,越往后教育投入越大、绩效差别越大、争议越大。不知道为什么非盯着高等教育。

归根结底,动高等教育不动基础教育就是治标不治本

3赞

不能轻易识别的例子,比如说最近几年提的ADOS (American Descendants of Slavery)的分类我个人认为比单纯的按肤色分类要合理,因为家族历史的关系他们确实应该有AA等的补偿。而另外一些少数的不那么socioeconomic-challenged的少数族裔获得的政策补偿是不应该有前者多的。
我在网上看来的一个case不确定真实性,某校African American award发给了埃及来的移民,然后学校炸开了锅。
我个人意见是按socioeconomic class AA没什么问题,保证一定的阶级流动性。单纯按肤色就接近于反向歧视了

我同意;但是如果ADOS来搞,会不会成就一批“特权家族”?类似的可以参考印第安人领地的特权。而且我觉得这种对黑奴后裔的补偿应当设下时限(比如说30/50年,确保一两代人都能获得足够的提携)。
很多elite school的黑人其实都不是正经的美国黑人,但是因为一张黑皮,也就混进去“代表”了黑人社区——反正对于绝大多数学校而言,挑选精英入学,“顺便”照顾一下社会观感是最好的策略。

1赞

这个事情上我要讲一讲我的左派同事的看法:WSJ,FOX这些本来就是保守派媒体。但是呢,因为里根上台之后整个美国社会最近四十年向右转了很多,所以这些媒体居然看上去成了中间偏右的媒体了。

我知道这个观察结果和我们这些从中国来的人的看法不太一样,我们可能觉得美国是越来越左了。

所以我自己的结论呢,是美国社会吧,同时也在向左转,也在向右转,看你从哪个角度观察了。

2赞

最后一句好评

在中国接受了这么多年的反革命教育,想转变成革命群众也是需要时间的嘛。而且这帮人还打着亚裔的旗号搞,有时候内心深处的民族情绪上来了,就捐个五十一百的平静一下心情。当然了,我也知道这帮人醉翁之意不在酒。我现在捐钱的主要动力其实就是想看最高法院怎么出洋相。

AA的事情呢,我还是那句话,民心所向众望所归,挡不住的。革命群众之所以要革命,本质上不是因为革命成功了有官坐有女学生当老婆,而是因为现行制度腐朽了,不革命不行。大概率革命之后会社会变得更差,但这也挡不住人民群众要闹革命。

AA要早搞大搞,很有道理。这就是所谓的要求起跑线公平,而不能要求结果公平。但是吧,在美国讲这个说法的,基本都是保守派,革命群众是不吃这一套的。因为起跑线啊,就没法公平,大家家境不一样,社会conenction不一样,就算上了一样的幼儿园,最后还是该当总经理的当总经理,该当售货员的当售货员,大家都有光明的前程哈哈哈。更何况人家总能想出办法来不跟你上一个幼儿园。

现在要搞结果公平,就是要治标。因为在革命群众看来,说“治本”的,根本就是不想治,打着治本的旗号拒不承认现实。同理就是BLM对ALM。为什么很多革命群众一提到ALM就愤怒,因为打着ALM旗号的,明明就是拒绝BLM嘛。还有什么枪不杀人人杀人之类的,就不展开讲了。

以上,仅仅是我以小人之心度伟大的革命群众之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