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真正能击垮你的不是那些突如其来的灭顶之灾,而是压在心底日积月累的心事。

17年自己23岁生日那天我离开了中国, 我辞去了工作,拖着一个很大很大的行李箱,真的是没有任何犹豫地离开了。当初离开中国的时候我可能就或多或少地知道现在在美国的生活会是怎样的。其实,我也知道在中国并没有哪里不好,美国也不是我们想象中的天堂。但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发现我父母对我的爱并不是所谓的”无私”,而是附加着各种各样的条件。那些父母附加给我的条件冠上亲情的名义更像是一种道德绑架,这种可怕的道德绑架让我根本无法秉承自己的内心去生活,更让我无法接受父母的爱并不是无私的这一事实。当初来到美国,其实,我只是想做我自己。

16岁那年出柜,之后的每一天我都觉得父母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对待我了。他们带我去了华西医院,一个年纪很大的教授告诉我父母我是无药可救了,而且碰到了那个教授也是很歧视同志的。我父亲是在农村长大的,曾经在部队里面服役很多年,加之我父亲自身的性格,他是我见到的最极端的恐同分子。

上大学的的四年寒暑假很少回过家,也基本上没有在家里过过春节。自己一个人去了很多国家,真的几乎每次都是一个人,虽然身边有很多很多的朋友,也谈过一两次次恋爱,但最终都没有结果。大学那会儿我意识到孤独是多么地可怕,不可战胜。毕业后在成都工作了一段时间,也无非都是一个人上下班,一个人生活。不过那段时间我还是决定从家里搬出来自己努力奋斗买一套属于自己的小户型公寓。当时我只是试探性地跟父母说说打算买一套小房子,或许他们会提供一些经济上的支持。不过他们告诉我的是不用担心经济上的问题,他们能够帮我买一套三居室的房子,前提是我要找一个女孩子结婚。可能是刚出柜那年正在读高三,后面大学也算是学生身份,父母并没有很着急,不过大学毕业后全家人包括爷爷奶奶都开始催促自己结婚,最好是那种恋爱都不用谈,直接结婚生小孩子。

如果留在中国,其实我自己能够想象自己的未来会是怎样的生活。我父亲经常对我说的一句话就是我现在所有的不开心和艰辛的日子都是因为我自己的选择,我一开始选择的路就是错的,好像在他眼里喜欢也是我自己的选择。大二大三那年拿到了美国的J1签证,在美国生活了一段时间。15年夏天6月初我第一次来到了美国,我记得最清楚的事就是6月26日美国全国同性婚姻合法,那个夏天也是我记忆里最美好的日子。17年我拿到了美国的旅游签证,买了川航成都到洛杉矶的特价机票,而且是单程,就这样第三次去了美国。

在洛杉矶入关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华人海关,但是全程也没有给我讲过一句中文。因为当时我没有返程机票,加上我在给他看手机里面的酒店订单的时候他翻看了我的手机,然后问我为什么我的手机里面没有安装微信,为什么短信里面没有记录,我当时跟他说我不喜欢社交并且自己有强迫症短信都是随手删的。他又看到了我护照里面的社会安全卡,总之我说什么他都不相信我,于是把我送去了小黑屋。一开始处理我案子是一个墨西哥裔海关,全程钓鱼执法,很严肃很凶地跟我说他们已经检查了我的手机,有很多证据显示我是打算在美国打黑工的,如果我现在自己承认的话最多就是吊销签证然后遣返。当时我只是跟海关解释我没有买往返机票是因为我这段时间心情很糟糕,压力很大,我只是想在美国散散心,过一个圣诞节,过一个新年,所以我没有给自己制定一个具体详细的旅游计划,所以就暂时还没有买回程的机票。显然那个墨西哥裔海关是完全不相信我说的话,然后让我签了一个黄色的单子,好像是授权检查我的手机还有行李的表格,并且询问了我的手机密码,然后把我交给了一个香港裔的Officer。

那个香港裔的Officer 跟我同姓,虽然香港拼音里面拼法有些差异。他接收我的案子之后直接把我从大厅里面叫到了他们的办公室,那种有密码锁的房间。他首先根据我DS160表格填的工作信息,把我有美签的同事的照片打印出来让我指正,然后问了我现在是否工作,辞职的原因,每一个问题都是那种刨根问底没有止境的问下去。随着他又打开了我的行李箱,在打开之前他问我有没有什么需要我申报的东西,接着他问我如果我打算在这边过圣诞节和新年的话为什么带了这么多行李,还带了很多夏天的衣服。总之不管我怎么回答,他都不相信我。我知道他会讲中文,可全程他还是要求我用英语交流,他知道我大学的专业学的是翻译。事情出现转机的是他最后问我这次出来旅游的开支是谁承担,我说我自己自费,然后他问到了我的家庭,有没有跟父母住在一起。我跟他说我跟我父亲的关系很不好,聊到这里的时候,他竟然没有像之前那样掘地三尺地问下去,听我讲了很多故事。最后我跟他说,从我在中国登机的时候,进海关的时候,进小黑屋工作人员收我护照登记的时候,墨西哥裔海关问话的时候,到他负责我的案子的时候,每一个经手的人都看了我的护照,核实了我的身份信息。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那天是我23岁的生日,本来飞机晚上6点落地,我还打算去个餐厅庆祝一下,可没想到却被关在了小黑屋,那么多人没有一个人对我说一句生日快乐。那个香港裔Officer听完我说的话发现那天是我生日,于是他同之前的墨西哥裔海关讨论了一下,最后还是把我放出去了,最后出境日期给到了18年1月2号。我还听到了那个墨西哥裔再说 F**King Birthday 之类的什么话。

我从小黑屋出去,进入美国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55分了,五分钟之后我23岁。

圣诞节的时候我去了美东,当时在一家很大的餐厅里面做收银员的工作,只是做了一周,福建老板就让我走人了,也没有告诉我任何原因。记得那天下着很大的雪,一个人拖着行李箱在公交站等了6个多小时,公交车转地铁,我在地铁上看到一家外卖店招人,负责客人的订餐电话,于是我直接就去了。去了之后自己的三观被刷新,外卖店前台是防弹玻璃全包,但是还能弹孔的痕迹,甚至有人在店铺门口小便。在那里工作了一个小时之后我离开了,那时候正好凌晨12点,之前也在美国生活过,不过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天黑后的美国有多可怕。后来几经辗转去到了一个很小很小的城市,在一家铁板店里打杂,大概又过了一个月,我认识了现在的老公,我跟他几乎时闪婚,2月份就结婚了。

因为当时刚刚结婚,没有合法的身份,又加上父母很反对帮我在国内办理出生公证,申请绿卡的事情拖了很久,所以那段时间我还是在一家中餐馆打工。我记得有一次我坐公交车去上班,车上就只有我一个人,一个白人司机见到我后问我来自哪里,我告诉他我来自中国。在这个小城市,的确很难看到亚洲面孔,所以也不奇怪为什么司机会问我这样的问题,不过接下来司机问我的问题对于我来说真的是一个灵魂问题。他问我为什么来到美国,中国的生活很艰难吗?当时我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当初我为什么要来美国,但是我知道每个人离开他们从小长大生活了很多年的国家肯定都是有原因的。也许在很多美国人眼里包括现在的的总统特朗普,他们都觉得我们这些外来的非法移民都是向往美国健全的福利保障,民主与自由,又或者仅仅是普遍高于其他国家的收入。而对于我来说我来到这里仅仅是我想要做我自己,我想到得到我应该得到的尊重。

后来我发现在餐馆里面打工其实根本都没有自己一直所追求的尊严。有个晚上,因为工作的事情我跟我的老公发生了很严重的争执,争执的焦点在于我想辞掉我现在的工作,在家里面休息一段时间再做打算。我老公他并不认可,因为他觉得我没有工作的话他的负担会更重,家里面每个月各种各样的账单我们都已经力不从心了,生活对于我们来说跟生存没有区别。我想要辞职的想法也并不是心血来潮,我在中餐馆的厨房工作有一段时间了,二月份三月份正赶上美国退税,每天工作十个小时,每周工作六天,每天都忙得死去活来。中餐馆的老板很吝啬,为了节约成本,他们并不会想绝大对数美国餐馆一样,订购半成品食物,而是需要很多加工处理的原材料。我每天要扒近千只虾子,每天要切三四箱的鸡肉,切之前要扒掉鸡肉的外皮,剃掉鸡腿或者鸡胸里面的骨头,切完之后还要把它们炸熟。每天连续站十个小时,做十个小时后的事情,连十分钟的休息时间都没有,甚至很多天我连续十个小时没有吃过任何东西。我真的感觉有天我会死在那个成天不见天日的中餐馆,于是我鼓足了很大的勇气告诉我老公我想要辞职。当时我老公听了以后也觉得我的老板不应该这样对待我,他支持我辞职,可第二天我老公改变了想法,他劝我继续回去工作,因为我现在在这边是非法移民,在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小城市里面找到一份新的工作几乎不太可能。当我听到他劝我回去上班的时候我真的难以置信,我想起了之前在另外一家中餐馆做收银员的时候,那家老板经常对我求全责备,每次骂我的时候我都不敢还口,即使我并没有做错什么,那家店老板还恐同,他认为几乎所有的同性恋都有艾滋病,每次他都要提醒我喝瓶装水的时候要记得把标签给撕掉,因为他害怕喝到我喝过的瓶装水。也就是因为他,我对这边的中餐馆的福建老板没有任何好感,在他们的眼里,我来自中国,好像我在中国接受的所有教育都是错的。他们也只是比我早来美国很多年,可他们却无时不刻地在我面前展示他们的优越感。他们经常对我说的客人永远是对的,有时候我把客人的单子弄错了是因为我英语不好听错了,那些讲母语的人都不会错。他们看不起中国老师教的英语,中国老师发音有问题所以中国学生的发音都有问题,还特别强调让我每天记一个单词,总有一天英语会突飞猛进的。有一天上班迟到了15分钟,我也提前跟老板讲了,可是下班的时候他却告诉我这里是美国不是中国,美国人上班是不会迟到的,然后让我要么多上15分钟要么扣15分钟的工资。我什么都没说,第二天就再也没有去上班了。

其实前面的全部都是铺垫,现在回想起来感觉也就那么一回事。因为当初我就知道总有一天我可以拿到绿卡找到一份新的工作,永远远离中餐馆。但在美国最能击垮我的还是自己新生家庭和原生家庭中的各种矛盾,接下来我想说说自己的原生家庭还有现在的新生家庭。

我的父亲大我母亲接近10岁,我不知道他们当初怎么会走到一起,但我知道这是他们后来经常闹矛盾的一个重要原因。我母亲告诉我,我是错误地来到了这个世界上的,我父亲以及他家人都是很传统的思想,重男轻女是我父母婚姻历程上的第一次巨大分歧,以致最后不可调停的矛盾。那个时候父亲找来算命先生、神婆问过,我母亲肚子里的我是个女孩,B超结果更加让我父亲坚定要打掉我的决心。于是他找来了爷爷奶奶给我母亲做工作,以致最后回到我母亲搬回了娘家,那个时候起他们就经常吵架,每次吵得厉害的时候我父亲都会冲着我母亲的肚子打,可最终我还是平安来到这个世界。我要感谢我母亲,让我对后来认识世界、感知世界成为一种可能。

人们都说每个新生儿来到这个世界上都会哭是因为人生路有太多足以让我们流泪的故事,我一直都相信这个说法。所有的感情都会经历“三年之痛,七年之痒”。这成为了许多家庭无法走出怪圈,而这对于我们家来说,甚是深刻。记得上小学的时候,父母吵架的次数就更多了,单纯地拌嘴就算了,可他们每次都会动真格,也就是所谓的家庭暴力,经常在吃饭的时候摔碗,然后吵架,然后马上去拿菜刀,抢菜刀,每次家里都会有血迹,每次家里都会有哭声…… 我清楚地记得每次他们都会告诉我不要害怕,社会上还有孤儿院。每次听到这样的话我就仿佛感受到了生离死别,每次我都哭得好伤心,每次我都喊到声音嘶哑,我感到很害怕,感到很无助。每一次你们吵完架,随之即来就是离婚,离婚在我的记忆里远远不止一次。

父母直到现在始终没有离婚,16岁出柜之后原生家庭的矛盾全部转移到了我的身上。最近这段时间我父母又开始吵架闹离婚了,我父亲把我是同性恋全部归咎于我母亲身上,他责怪我母亲把我教育成现在这个样子,我父亲他无法接受没有人跟他传宗接代,他要考虑给有小孩子的女人结婚,替别人养孩子继承香火。很多次会想起我父亲对我的人格侮辱,无端谩骂,我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很难过,于是陷入了跟抑郁症的无限斗争。

未完待续,之后我会继续跟大家分享我跟我现在老公的故事,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大家如果有类似的家庭问题的话一起聊聊吧,有什么不开心的情绪说出来会好很多。

11赞

其实我现在已经完全经济独立了,但是还是不敢跟父母出柜,虽然我不觉得我有什么错,但还是觉得会对父母感到抱歉。从小做了那么多年的乖小孩和邻居眼中的“别人家的孩子”,在这一件他们看得很重的事上要让他们失望了。眼瞅着年龄逐渐接近30,父母也开始越来越频繁地询问情感状况,催我找女朋友。深夜的时候想起来会失眠很久。

可是真的不是谁的错啊,为什么偏偏我要承受这些,我要被一些人不理解,而其中很可能有我的父母。因此常常有一种人生不能为自己掌控的无力感。

虽说现在年轻一代的人对不同的性取向接受程度已经提升了,但我也不能猜测到他们心中的真实想法。比如如果自己的孩子是Les,是Gay,甚至是Trans,还能像对待自己身边的朋友一样毫无芥蒂地接受吗?希望他们能活在一个更包容的时代。

6赞

看来小黑屋主要是因为单程+国内没资产+没有介绍信导致的。

2赞

刚刚重新点进来看了一下,发现楼主update了微信聊天记录的截图。太绝望了,自己的父母对自己说出了这样的话。。。楼主,希望你和你的丈夫幸福!

4赞

直接拉黑吧,有的人有毒,越早cut ties越好,就算是父母也一样

4赞

我能够体会你的顾虑,我出柜十年了,现在我也有了自己的家庭还领养了两个小孩子。今年四月份我回国了一趟,在家里住了三个月。我爸始终都坚信的三观,在他的眼里我永远都是家庭的耻辱,他还是希望我能够留在中国结婚生子,跟我当年离开中国对我的期待一摸一样。我妈反而看开了,她很喜欢我的两个小孩子,她觉得只要我过得幸福就好了。说句实话吧,不管时代怎么变化,年轻一代人的接受程度的确提升了,可是对于父母还有中国社会大环境,即使父母他们心底接受,他们还是会害怕周围人议论,毕竟不仅仅是你父母经常询问你的感情状况,催你找女朋友,更多的是他们身边人不断问他们相同的问题,他们没有勇气对这些人讲实话。

6赞

是啊,对于我的父亲,我是不会选择原谅他的。

我觉得我不会介意,但我也不知道未来会不会有孩子 :joy:

跟我一起来的朋友,第一次来美国,国内大学还没毕业,也是单程机票。不过遇到了一个nice的黑人女性officer,当时officer看他英语不好,几乎什么问题都没问直接盖章放人了。我觉得跟碰到的officer有很大的关系。

我连领养都不想,想到要教育一个孩子成为得体的人还要给他快乐的童年,就觉得太难了:joy::joy::joy:

2赞

喜欢同性从来都不是一个选择,因为没有人会愿意放弃easy mode而选择一条那么难走的路

上一辈的恐同观念真的太可怕了,我觉得大多数家庭能维持父慈子孝就是绝大多数人有幸没有born as minorities。记得大学的时候,我跟他爸提及我高中的一位老师是gay被发现了,学生家长联名要求开除这位老师。我提起这件事本来是想来找认同,为老师鸣不平的,毕竟我爸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结果我爸特别恶心特别鄙夷的说,我希望你永远不要再跟我提这个事情,你这个老师是个变态。那一刻我有一种三观崩塌的感觉,我觉得我面前这个男人这么陌生。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逐渐逐渐地认识到,我心中的爸爸很多时候都是我一厢情愿构建起来的。我现在早已经放弃了在很多方面跟我爸的沟通,你讲话我可以听着,但是你不能干涉的决定。祝好楼主。

3赞

同样作为基佬,很能体会楼主这么多年的不容易,很想给楼主一个拥抱,楼主真的辛苦了。

看到楼主现在有了自己的家庭,还有了两个孩子,真心祝福楼主好好经营生活,以后能过得顺心一些。

可能对于我来说很难relate你的感受,不过还是希望你可以一直开心!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加油!

抱一抱。我如果说一切都会好起来,那也是唬人的。

我的经历和楼主有相似也有不同之处。我跟家里人都出柜了,父母一直问我什么意思,他们不理解,我也没有再去解释,大概是避免了类似楼主的很多正面冲突吧。

我认为,既然你的父母说出了这样的话,你为什么还不断绝关系呢?如果想私聊,楼主私信我吧。

1赞

看着微信的截图止不住流泪。。。虽然我很难切身明白楼主的感受,但是可以想象这么恶毒的话从自己的父亲口中说出,每一次都是如凌迟般一刀一刀的伤害。。。

有的时候我也会想,是中国的父母说话都这么狠毒吗?为什么我周边白人朋友的爸妈说话都那么客气温柔?我妈有时候也会说出类似的话(也会因为很小的小事说我希望你永远也别回来),虽然明白她不一定真的就是这个意思,但是父母们知道,他们说出这种话的时候对孩子的伤害有多深吗?

为楼主祈祷总有一天父母可以真正理解你,你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个正常人!我觉得现在国内社会对同志群体的认同也越来越多了,也许不是一夜之间会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但是循序渐进,就算你的父亲不愿意正视这个问题,我也相他会被潜移默化地影响到的!

5赞

我觉得…亲戚并不会单纯的因为血缘关系就给你无条件的爱的,什么情况都是没有无条件的爱的…所以不要被所谓的“亲情”束缚了手脚吧…

想想自己也有很小的可能面对这样的状况,真的是惆怅…

2赞

是啊,更多时候亲人反而以亲情的名义对你进行道德绑架。中国自古以来都是孝道治国,所以像父母那样的人就永远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就像我爸一直对我说的,同性恋就是有悖道德人伦的,他们做父母一直劝我迷途知返都是为了我好,父母是永远不会伤害自己子女的。

:crazy_face: 我爸妈除了一直催我买房子好像啥也不管

以前我看到我父亲给我发的微信,我也会痛心疾首。不过两三年过去了,不能说完全没有感觉,到现在看到这些情绪不会那样激动了。自那以后我就把我父亲拉黑了,一直到现在,也没有跟他打过电话。我之前的心理医生也是这样建议我的,或许这样冷处理对我对他都好。